免费咨询电话:020-3458322      

案例中心

谁能拯救搜狐?

  “搜狐要用三年的时间重回互联网中心。”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2016年底说出的这句话至今言犹在耳,但眼看三年之约即将到期,搜狐并没有任何重拾辉煌的迹象,反倒是其股价在8月5日重回到16年前。

  截至8月6日美股收盘,搜狐的股价两天暴跌近30%至8.80美元/股,而上一次处在这个价位,还是2003年初。彼时,搜狐正值高速上升期,在刚结束的2002年第三季度,搜狐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首家实现全面盈利的公司。

  令人唏嘘的是,历经16年的发展,搜狐的股价却回到了原点。搜狐股价此次跌去近三成的背后,不乏美股市场普跌的环境因素,而更为直接的导火索是搜狐盘前发布的2019年二季度财报。

  据披露,搜狐二季度营收为4.75亿美元,同比下降2%,低于市场预期的4.82亿美元;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搜狐净亏损为5000万美元,去年同期为净亏损4900万美元。

  对此,张朝阳8月6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搜狐财报撞上了全球资本市场恐慌,投资人在恐慌中有些过激反应,没有耐心看这个季度的表现。”

  在张朝阳看来,搜狐二季度的财报表现其实还不错。他表示,二季度的净亏损增加,实际上是计入了畅游旗下子公司的1700万美元一次性减值,如果抛开这个,搜狐在二季度的亏损实际上是收窄的。

  但是,即便亏损收窄了它也依然是亏损。股价某一天的波动,确实可以归结为市场以及投资者的一时行为,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搜狐的股价回到16年前也是长期下跌积累的结果。

  2011年4月,搜狐的股价曾一度突破100美元,如今却不足9美元/股,跌幅超过90%。不可否认,搜狐曾站在互联网的舞台中心,光芒四射,但在过去十年,搜狐也确实逐步衰落。

  站上风口却没有飞起

  王伟2011年加入搜狐畅游,并在那里工作了四年。回忆起当时入职畅游,王伟依然带有一些自豪感,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畅游那会儿很厉害,在国内的游戏行业至少能排进前五。“

  2003年2月,搜狐正式进军网络游戏领域。在互联网领域,搜狐算是最早一批的游戏领域布局者,与它同时起步的还有腾讯,而网易要比它们早两年。

  到今年,搜狐已经创立21年。其中,王伟入职的2011年是搜狐的一个分水岭,那一年,搜狐的股价到达了历史高点,这不仅成为搜狐早期辉煌的见证,同时也成为搜狐日后衰落的参照系。

  有人说搜狐在近些年的发展中错过了很多风口,但实际上,在2011年之前的10年间,搜狐更是一个成功的捕风者,甚至有些风口是由搜狐而起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2000年-2010年期间,搜狐至少布局了社交、电商、游戏、搜索、视频、社交媒体等多个领域。

  而如今支撑搜狐财报的,除了门户的媒体业务外,只剩下游戏、视频和搜索业务,其中,代表游戏业务的畅游和代表搜索业务的搜狗分别于2009年、2017年在美股挂牌上市。

  那些错过以及失败的业务且不说,在仍然坚持的这几个业务中,游戏本应是最有望带领搜狐更上一层台阶的业务。可做对比的是,同为门户起家的网易,依靠游戏业务赚得盆满钵满,如今的市值已达到270亿美元;而腾讯也凭借游戏业务的带动,成就了现在超4000亿美元的规模。

  搜狐做游戏不比它们晚,资源也不比它们差,但搜狐畅游为什么没有发展壮大?作为亲历畅游转折时期的员工,王伟告诉记者,2013年的时候,他就感觉到公司已经开始落后于行业。

  “畅游的产品研发实力其实很强,但整个公司的方向和决策有很大问题。”王伟表示,至少在2011年的时候,公司的自研投入力度还很大,有几百人的团队做各种项目。

  但在王伟看来,当时的畅游没有明确的目标,导致有些跟风,最后落得什么都没做成功,手游和出海的风口都错失了。他举例说,“畅游做过一款《鹿鼎记》游戏,产品质量其实很高,但它融合了市场上所有的玩法,却没有属于畅游自己的独特玩法,最后变得内容太多太杂,反而失去了竞争力”。

  根据财报,搜狐今年二季度的在线游戏收入为1.02亿美元,虽然同比有所微增,但与前年基本持平。对于整个游戏行业的大盘而言,不进则退,而搜狐在游戏业务上,一直依靠的都是老游戏。财报中也提出,二季度同比增长是由于推出的促销活动提升了老游戏的表现。

  王伟坦言,自己虽然离开了畅游,但依然身处游戏行业。现在从外面看畅游,它基本处在吃老本的状态,近些年基本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作品。